首页 > 人物风采 > 信息内容
随扈乾隆皇帝南巡的章纯儒
信息目录:人物风采   添加员:znq   收录时间:2018-11-3 16:12:53   已浏览:382   信息出自:广东章氏联谊会

随扈乾隆皇帝南巡的章纯儒

    清朝乾隆年间,澄海蓬州都岐山乡东楼章氏出了个了不起的读书人章纯儒。他走出乡关,在江苏如皋、昆山、上海、扬州一带清正为官,造福各方,为民所爱。乾隆皇帝第二次南巡那年,章纯儒扈从銮渡黄船陪伴在皇帝身边,并受到皇帝当面“褒谕”。乾隆、嘉庆年间刊印的《澄海县志》均“有传”记述章纯儒,并收录国朝翰林院编修杭世骏为其诗集所作的《听雨山房试艺序》全文。章纯儒的故事,是诸多潮汕士人宦游四海、事功朝廷、励志向上而又勤政爱民的一个典型例子。

年少聪慧的科举士子

  清代蓬州都岐山乡东楼村即现在人们所言的“岐山十社”之东楼,东楼基本为章氏人家。相传村中少年章纯儒,自幼聪明过人,性格开朗活泼,他记性十足,又嗜书如命,博览大量诗书。县志载:“章纯儒,字弼亭,蓬州都人。性敏悟,博涉强记,喜为诗、古文、词。”当时章氏遭遇海盗洗劫,家无藏书,年少的纯儒不知道“子史”为何物?其时,小江盐场“岐山栅”就在岐山乡,东楼村毗邻南楼之东,盐场就在村口。这个时候,在此管辖盐务的官员“盐大使”刘公积闻悉东楼有这样一个聪明的孩子,便接纳他到家中读书。刘公积家中藏书丰富,举凡诸子百家等著作皆为所藏,年少的纯儒能到此求学如鱼得水,他心无旁骛,好学强闻,学业长进很快。

 

东楼村古村落一角

  乾隆十八年癸酉年(1753),章纯儒由贡生“膺选拔拣”,拔贡出仕。拔贡是科举制度中由地方贡入国子监(“太学”、“国学”)的生员之一种。清朝制度初定六年一次,乾隆时期改为逢“酉”年一选,也就是十二年考一次,优选者以小京官用,次选以教谕用。每府学二名,州、县学各一名,由各省学政从生员中考选,保送入京,作为拔贡。经过朝考合格,可以充任京官、知县或教职。章纯儒出类拔萃,他遇上好运气,遇上逢“酉”一选,脱颖而出,先后于乾隆二十年(1755)任通州府如皋知县,乾隆二十二年(1757)任江都知县,乾隆二十三年(1758)任昆山知县,同年任清军捕盗贴堂同知。并“历试无锡、如皋、上海诸邑,所至有声。”这一系列的历练、“历试”,从躬身民命的县令、捕盗贴堂同知到无锡、如皋、上海诸邑同考官,可谓能武尚文,全凭真才实学,得心应手,受到百姓爱戴。

 

章纯儒祖屋的横匾:听雨山房(专业人员在拓片)

  在古代社会,科举取士制度是一项重要的内容,科举顺利者往往从弱冠之年开始,由一个读书人而成为人所敬的朝廷官员,是要经历一个磨砺过程的。章纯儒为拔贡之前,曾遭遇一次小小的挫折。据《清实录五》所载:乾隆十七年(1752),“壬申,谕内阁。刘长佑、潘鼎新奏,查明应劾各员,开单恳请分别降革一摺。”被降职的各员名单中有云南澂江府知府昌善、思茅同知姚嘉骥、建水知县安盘金、恩安知县刘韫良、候补同知唐济川、候补知县陈绍基、候补知县章纯儒等6人,其中排第6位的章纯儒,因“言动轻肆,嗜好尤深,著降为县丞,归部选用,以肃官方。”这是章纯儒初入仕途遭遇到的一次考验。

  读这一则记录,可以肯定的是,章纯儒于乾隆十七年(1752)已经是“候补知县”了,他考取“贡生”的时间应在1752年或之前。章纯儒为人耿直,不拘举止,能言善辩,又爱好广泛,未适“清规戒律”而被“降革”。在这样的境况中,他并没有沉沦,反而调整好自己的姿态,励志求新,翌年又逆袭而上荣膺“拔贡”,“拣发江苏”。从史志所呈现出来的信息可以判定,章纯儒并非等闲之辈,文章“包络经史,善往复驰骋”,“创言造意归于典则”,心中自有阳光,他的聪明及睿智克服了自己曾经的缺失。尔后,仕途上一路阳光,先后任通州府如皋知县、两年后转江都知县、翌年授昆山知县和清军捕盗贴堂同知等职,一路顺风顺水,官至“正五品”、“从四品”。

诗文雅集 儒家气节

  在岐山东楼章氏人家中,至今还保留着与章纯儒相关的“听雨山房”等石匾和老房子,这些珍贵的历史遗存,印证了岐山东楼就是章纯儒的祖居地,以及彰显章氏族人仰望先人、思慕祖圣、保护文物的风雅。

岐山东楼清一色章氏,人口数不大,现为岐山街道第一联社,人口1000余人。据传,广东潮州章氏始松山公和学士公兄弟闽北傅仔钧公十四子章仁逊公裔,宋高宗二十一年,由母亲黄氏携领由闽入粤海阳定居。兄长松山公徙于潮州郡西创立西塘乡(今潮州市绿榕北路与潮州大道交汇处南侧),西塘章氏后又派衍蓬州都岐山乡章氏,开基创业祖为永福公几百年山水****,风雨人生,章氏后裔传承先祖筚路蓝缕的生命故事,在面向大海的地方开启新的岁月,在庵埠、大路、东楼、南楼、鸥汀、辛厝寮、内充公、达濠、芝兰、东华、棉田等地均有章氏裔孙生活足迹。

 

保存在东楼村的听雨山房灰塑横匾

  章纯儒于乾隆十八年癸酉年(1753)春荣膺拔贡出仕,专程到广州粤秀书院拜会老师杭世骏。这个时候的杭世骏正是两年前在杭州幸遇乾隆帝第一次南巡圣驾,得皇帝降宠赐复原职的国朝翰林编修。杭世骏生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卒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他对章纯儒的赏识,缘于章纯儒高雅的文气,其作品《听雨山房试艺》深得恩师杭世骏赏识,这本足以展示章纯儒笔墨风采的作品,迄今散轶。笔者在东楼村行走,章氏族人对散轶的章纯儒作品深感遗憾,他们唯有将流传至今的“听雨山房”视为珍宝予以保护。好在县志全文载入杭世骏的《听雨山房试艺序》,成为我们揣摩章氏大雅文章的一个侧面。

  “岁癸酉,余再主粤秀书院讲席。五月中,澄海章生弼亭来谒。澄海故隶潮州,潮州在岭南东界上二千里。其地去中州绝远,疑少师友渊源,然叩生议论本末犁然,及阅,私心窃独喜。”

  这一段话,杭世骏对来访的“叩生”章纯儒(字弼亭)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潮地能秉承学术师承的为数不多,而纯儒已经超越了这一切,“其课卷,包络经史,善往复驰骋”,他对章纯儒寄予厚望,“生名入选拔科,成均鼓箧,行有期矣。”意思是,章纯儒现已膺选拔贡,进入国子监生员已指日可待,期待他在师承学术方面有更大的进步。

  杭世骏,浙江仁和(今杭州)人,字大宗,号堇浦,别号秦亭山民、阿骏,室名道古堂。杭世骏是著名学者,著作极丰,经学和史学均有造诣,有的著作被收入《四库全书》,又诗书画皆绝。杭世骏只身广东讲学,对潮地发生的人文事件十分关注。在其生活年代的百年前顺治十四年丁酉(1657),郑成功攻陷澄海鸥汀背寨,“寨逆陷,屠男女六万余人,活者仅百余人而已[11]。”杭世骏在其《岭南集》中,有“和章纯儒丁卯(乾隆十一年,1747)冬过鸥汀感赋诗序”云:“成功攻鸥汀,邻村八堡避贼者七万余人,堡破,同日受屠。”杭世骏的诗云:

  闻道鸥汀战火红,万人同日殉臧洪。

  游魂假息王风外,害气禁消佛力中。

  日落饥鸢翻白骨,雨深怨鬼哭青枫。

  书生也植如竿发,杀贼思弯两石弓。

  这一轶事,可见杭世骏对章纯儒诗作的欣赏、鼓励和对潮地大事的感慨。

  而章纯儒之后,章氏族人秉承儒家传统家风,受到朝廷表彰的,有留在东楼村的另一石匾为清光绪年间朝廷颁发的“圣旨”:“旌双节”:记述的是道光六年(1826)五月,为旌表鸥汀章朝镰之妻辜氏、旌表国学章瑞隆之妻刘氏。此二者,皆为章氏传人。而时间已在章纯儒之后近百年,这从一个侧面可观察章氏家风。

 

东楼村 双旌节坊

“扈从”乾隆皇帝南巡

  清朝的历史上,有两位皇帝分别以同样的方式六次“省方”南巡,一是座帝位61年的康熙帝,一是康熙帝的孙儿、在位60年的乾隆帝。乾隆帝仿效他的爷爷6次“南巡”:

  第一次是乾隆十六年辛未(1751)正月十三日至五月初四日(乾隆41岁);

  第二次是乾隆二十一年丙子(1756)正月十一日至四月二十六日(乾隆47岁);

  第三次是乾隆二十七年壬午(1762)正月十二日至五月四日(乾隆52岁);

  第四次是乾隆三十年乙酉(1765)正月十六日至四月二十一日(乾隆55岁);

  第五次是乾隆四十五庚子(1780)年正月十二日至五月初九日(乾隆70岁);

  第六次是乾隆四十九年甲辰(1784)正月二十一日至四月二十三日(乾隆74岁),

  每次南巡时长4个月余。章纯儒“遇上”乾隆帝南巡,正好是乾隆帝第二次南巡。

 

  在中国历代王朝中,外出巡幸是统治者接触社会实际,了解风俗民情的一种特殊方式。康、乾盛世各自六次南巡,共同的目的是为了加强清政府对运河以及江南地区的统治。每到一处即巡视河工(即水利工程),乾隆说,“南巡之事,莫大于河工”。而另一个重要目的是笼络人心。康、乾开始南巡均为所经过的地方减免赋税,乾隆还对接驾及办差的官员大加赏赐,加官晋禄,将一些受过处分的官员恢复原职。

 

乾隆南巡图(网络照片)

  乾隆第二次南巡当年,章纯儒历任江苏各县知县已经四年,熟谙当地社会状况和属地应尽事务。乾隆南巡与其爷康熙帝南巡不同的是声势排场,奢侈靡费。每次在南巡的前一年就进行周密准备,指定亲王一人任总理行营事务大臣,负责勘查路线,修桥铺路,葺治名胜,兴建行宫等事宜。这一年章纯儒任通州府如皋知县,通判淮安,负责承办督造銮渡黄船(御船)事务,其职责和负压不同凡响。可见其所能面对的得心应手,胜券在握。在江苏的四年职守上,又是运河水事十分繁忙时期,黄河、淮河、运河之间交汇河口的整治是官府长期必须落实的民生大业。

  这些地方,前朝及前人为整治隐患做了大量的铺垫。明末清初,战乱频仍,黄河因失修而多处发生决口。豫东、皖北、苏北等地因此泛滥成灾。清朝建立后,沿袭明朝制度,于顺治元年(1644)起设置河道总督,专事黄、淮、运诸河整治。曾任国史馆编修、内阁中书等职的靳辅(1633-1692,字紫垣)担当大任,开启治理黄、淮、运诸河的河工谋划。他8次上疏康熙帝,即《经理河工八疏》,“束水攻沙”、堵决口、筑堤防、浚淤沙、开引河等水利工程[14]。至乾隆时代,任职运河及洪泽湖(洪泽湖大堤古称高****⒏哂屎淮牡胤焦僭保渲霸鹄氩豢钡氐恼庑┖庸に拢骱涌诘那迳场⑶逵伲拥莱┩ǘ脊亓啤⒒础⒃巳拥氖欠癯┩ā?怠⑶哪涎玻幽持忠庖迳纤担嵌越纤罡呒侗鸬摹把彩印薄:涌谑欠裢ǔ叵荡笤撕幽箱畋痹耍叵倒泼裆叵到戏⒄埂J滤僭狈材艿玫交实郯驼撸ǘ嘤胫嗡泄兀纱丝杉迨倍运闹厥映潭取

 

  位于高邮湖以北淮扬运河上的清水潭,康熙元年、八年、九年、十年、十五年5次大决口,泛滥成泽,危及安全。乾隆帝言“治河最要”,乾隆十六年(1751),皇帝采纳河道总督高斌建议,开放高家堰天然坝,增建智、信二坝;乾隆二十年(1755)3月,高斌在整理河工过程劳累过度,“卒于工次”,死于任上。乾隆帝深受感惜,曾谕众臣,对治水功臣立祠纪念。第二次南巡期间,乾隆先后阅视了高堰、清口、徐州等处工程,尤其是上年灾区的水利工程。并着手制定详细而又系统的治理计划,各处应筑、应疏工程派专员负责治理,多管齐下,以期速收实效。

  章纯儒担任扬州通判之前的四年里,河工之要一直伴随其政,其绩可嘉,能成为扈从皇帝南巡路上的一名官员,其政绩自不得说。扬州作为东南大都会,享鱼盐之利,居交通要冲,是大清中、东部六省食盐供应的基地和南漕北运的咽喉。以扬州为中心的两淮盐业,乾隆时期达到顶峰,各路盐商“捐输报效”,捐献银两,民脂民膏一路奉献给大清皇朝。清代皇帝南巡的“传统”,带动了扬州大肆修筑行宫,兴建园林和皇帝行宫(天宁寺行宫为两淮盐商出资所建)。每逢南巡,皇帝的御舟自运河而下,浩浩荡荡,首尾相接,有百里之遥。一路之上,所经之地,皆由督抚以下官员跪接。乾隆帝驻跸扬州,城内城外,“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李商隐),左右欢呼,歌舞升平,盛极一时,宛如回到隋朝。

 

皇帝南巡(网络照片)

  乾隆南巡注重声势排场,出行时带着皇后妃嫔、王公大臣、章京侍卫、扈从兵丁,一行多达2500余人。陆路、水路各有严格配备。水路用船1000多只,舳舻相接,旌旗蔽空。皇帝御用舟一共为5只,称为“安福舻”、“翔凤艇”,制作工艺极其精美,需用纤夫3600人。乾隆喜欢万民夹道欢迎的景象,规定御驾经过的地方30里内,地方官员都要穿戴朝服前往迎接,陆路、水路,豪气冲天,极尽皇家气派和奢靡之象。

  乾隆第二次南巡,章纯儒扈从在御船上,与皇帝一起面对眼前的盛世。“丙子(1756)圣驾南巡,纯儒承办銮渡南船,并扈,官员乘坐,咄嗟立办,蒙旨褒谕。” 纯儒一路上娴熟呼应自如,立办各事,利索无恙。乾隆帝非常满意,在众多大臣面前,对章纯儒给予赞赏。……

  由于治水有方得力,章纯儒奉命委任桃海州知州(即海州直隶州,为清代江苏省的一个行政建制。辖区范围为今连云港市辖境、隶属宿迁市的沭阳县,以及隶属徐州市的新沂市东部),时境内顶冲、义六里、东门等河道淤积,章纯儒率领百姓加以清理,河道畅通,百姓拥戴。

  乾隆二十四年己卯(1759)章纯儒题任新阳县令。但朝廷的一纸公文,未能召唤他到任上,任前,他已经离开人世。《澄海县志》传曰:“卒。才不竟用,人皆惜之。”简短的9字,表达深深的惋惜!

  章纯儒在江苏六年有余,治水事工,鞠躬尽瘁。勤政为民,为人所爱。一位清代潮汕士人奋发有为的一生,留在两百多年的华东,留在乾隆盛世的芳华里。关于其死因,坊间述说不一,有人说是纯儒为人所害,有人说是死于治水途中……。查遍史料,未能俘获。一代英才,宦游四海,客死他乡,甚为遗憾。而章纯儒的《听雨山房试艺》,迄今也未能获得。我们只能凭空思忖,感悟古代士人一腔正气、精忠报国的情怀!

  一个古代官员,能为皇上所赏识,能为民众所顾念,能为族人所仰止,无愧苍生也!

  

  本文参考书目及篇目(网络发布,有意隐去注释痕迹)

 乾隆《澄海县志》、嘉庆《澄海县志》、《潮州志》大事(二)、《中国三千年运河史》(嵇果煌,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江苏省地方志》清乾隆卷、章潜才《广东章氏渊源考略》、]岐山东楼章氏提供的《章氏史源》、霍玉敏《康熙、乾隆南巡异同考》、陈伟家《试论韩江水文化的内涵及其影响》、《中国水文化》(2014年第5期)。

 


章氏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13706927667   信箱:hxzsww@163.com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
Copyright © 2012 Http://www.hxzsw.org 版权所有 海峡章氏网   闽ICP备12024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