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统文化 > 信息内容
关于《章氏家训》的校勘
信息目录:传统文化   添加员:znq   收录时间:2018-11-2 18:05:02   已浏览:354   信息出自:章氏家族

关于《章氏家训》的校勘

章寿发


  我《太傅仔钧公家训》,以《章氏家训》之名,与《帝范》、《圣谕广训》、《朱子家训》、《颜氏家训》、《温公家范》、《袁氏世范》、《了凡四训》、《庭训格言》、《曾国藩家训》一起,被列入“中国十大家训”之榜。
  家训注重庭训家教,重德治家, 修身养性,教诲后裔立身处世的为人之道,谆谆告诫后人要厉行节俭,“兴家两字曰俭与勤”;教育子女要慎于择友,“交游不患寡而患从邪”……等等。包含了丰富深刻的人生哲理,以及积极进取、奋发向上、团结友爱的可贵精神。对我们今天提高思想道德素质和弘扬良好道德风尚,都将会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我《章氏家训》被作为传家之宝在各地所有的家谱中传承记载,然而,各地记载的家训却无一相同,个别字句词语出现差异。现提取较为典型的部分谱载,予以比较,并给出校勘,仅供参考:

()
浙江兰溪女埠镇渡渡村
《章氏宗谱》

()
浙江上虞雁埠
《章氏宗谱》

()
《章氏会谱·德庆初编》
—录自浙江金华白马章
宗谱

()
《太傅仔钧公家训》
丝绸珍藏版卷轴

传家两字曰读与耕,
兴家两字曰俭与勤,
安家两字曰让与忍,
防家两字曰盗与贼①,
亡家两字曰嫖与贱②,
败家两字曰暴与凶。
休存猜忌之心,
休听离间之语,
休作生忿之事,
休专公共之利。
吃紧③在尽本④求实,
切要在潜消未形。
子孙不患少而患不才,
产业不患贫而患非正⑤,
门户不患衰而患无志,
交游不患寡而患从邪。
不肖子孙,
眼底无几句诗书,
胸中无一段道理,
神昏如醉,
礼懈如痴⑥,
意纵如狂,
行畀⑦如丐,
败祖宗之成业,
辱父母之家声,
乡党为之羞,
妻妾为之泣,
岂可立于世而名人类乎哉⑧。
格言⑨具在⑩,朝夕诵思。

传家两字曰读与耕,
兴家两字曰俭与勤,
安家两字曰让与忍,
防家两字曰盗与奸①,
亡家两字曰嫖与赌②,
败家两字曰暴与凶。
休存猜忌之心,
休听离间之语,
休作生忿之事,
休专公共之利。
吃系③在尽本④求实,
切要在潜消未形。
子孙不患少而患不才,
产业不患贫而患喜张⑤,
门户不患衰而患无志,
交游不患寡而患从邪。
不肖子孙,
眼底无几句诗书,
胸中无一段道理,
神昏如醉,
体懈如瘫⑥,
意纵如狂,
行卑⑦如丐,
败祖宗之成业,
辱父母之家声,
乡党为之羞,
妻妾为之泣,
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⑧。
戒石⑨具在⑩,朝夕诵思。

传家两字曰读与耕,
兴家两字曰俭与勤,
安家两字曰让与忍,
防家两字曰盗与奸①,
亡家两字曰嫖与赌②,
败家两字曰暴与凶。
休存猜忌之心,
休听离间之语,
休作生忿之事,
休专公共之利。
吃紧③在尽力④求实,
切要在潜消未形。
子孙不患少而患不才,
产业不患贫而患喜张⑤,
门户□□⑺不患衰而患无志,
交游不患寡而患从邪。
不肖子孙,
眼底无几句诗书,
胸中无一段道理,
神昏如醉,
体解如瘫⑥,
意纵如狂,
行卑⑦如丐,
败祖宗之成业,
辱父母之家声,
乡党为之羞,
妻妾为之泣,
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⑧。
戒石⑨具左⑩,朝夕诵思。

传家两字曰耕与读⑴,
兴家两字曰勤与俭⑵,
安家两字曰让与忍,
防家两字曰盗与奸①,
败家⑶两字曰嫖与赌②,
亡家⑷两字曰暴与凶。
休存猜忌之心,
休听离间之言⑸,
休作生愤⑹之事,
休专公共之利。
吃紧③在尽本④求实,
切要在潜消未形。
子孙不患少而患不才,
产业不患贫而患喜张⑤,
门户筋力⑺不患衰而患无志,
交友⑻不患寡而患从邪。
不肖子孙,
眼底无几句诗书,
胸⑼无一段道理,
神昏如醉,
体解如瘫⑥,
意纵如狂,
行卑⑦如丐,
败祖宗之成业,
辱父母之家声,
乡党为之羞,
妻妾为之泣,
岂可入吾祠而祀吾茔乎,岂可立于世而名人类乎哉⑧。
戒石⑨俱左⑩,朝夕诵思,切记切戒⑽。


  以上()()()、摘自各地宗谱,可见不同之处甚多,而()则为近期研究会所制作的丝绸卷轴,遗憾制作时不够严肃,不仅没有校勘不同,反而增加了更多的不同,甚至错误。
  古代无论诗或文,通常都具有两两对仗结构的句型和词语,家训一开始就给出了六个持家的行为准则,第一、二句传家、兴家为主动行为,第三、四句安家、防家为被动行为,第五、六句亡家、败家为禁止行为,不同持家行为的描述,都使用了常见的词语,如传家用“耕读”,兴家用“勤俭”等。
  
有“奸”、“贼”不同。奸有阴险,虚伪,狡诈之意,如:奸诈、奸佞、奸恶,也可指不正当的男女性行为,如:奸**、****、通奸等。贼指偷窃的行为。与“盗”组合,可以有“盗贼”,但“盗奸”却不易见到。所谓防家,是指提防外来入侵者对家庭的损害,通常防盗防贼是主要的,盗为明抢,贼乃暗偷,不管来自明的还是暗的,保护自己的家庭不受伤害,是需要我们时刻提防的。另外,奸虽有“盗”的含义,但具有渗透性和时效性,如奸细、内奸等等,不太适合防家之防。若奸包含“**”,则防已不够,属亡家之行为,当坚决禁之,故第五句亡家的“嫖”以警示。综上所述,此处应为“贼”,即“防家两字曰盗与贼”。
  
有“贱”、“赌”之别,这里比较明显,“贱”属形容词,指意念、形态中的低下、卑微,肯定是笔误。“嫖”、“赌”均为行为动词,是万恶之源,俗话有“深陷赌坑,万恶皆生”、“万恶**为首”之说。所以,人一旦染上嫖、赌,则必定亡家,我《太傅仔钧公家训》特别警示“亡家两字曰嫖与赌”。
  丝绸卷轴中,
二处,制作者将“读与耕”改成“耕与读”、将“俭与勤”改成“勤与俭”。在家训中,先祖将常用的习惯用词“耕读”、“勤俭”、“忍让”、“凶暴”都进行了倒置处理,这样,一来可以增强诵读者的记忆印象,让后裔过目不忘,二来文末的“耕”、“勤”、“忍”、“凶”押韵,凭添文笔异彩,读来朗朗上口。而在二处,丝绸卷轴又将“亡家”、“败家”交换了位置。这些改动,使我先祖的绝世佳作逊色了许多。
  
丝绸卷轴将“语”改成“言”。“语”和“言”都具有说话的行为。“言”常作为动词,表示“正在说”,而“语”则多见于名词,表示“说过的话”。从上下四个“休”式句型来看,均为动宾结构,故“语”字最为贴切。况且祖先告戒我们,无论是正在说的话,还是已经说过的话,凡是离间和睦的,都不要听,不要记在心里,所以要绝对做到“休听离间之语”。
  
丝绸卷轴将“忿”改成“愤”。虽然“忿”同“愤”,都含有“怒”的意思,但是二者状态不同。“愤”为憋闷情感的宣泄,是怒的极端状态,而“忿”则是怒的初级状态,常表现在不平事、不服气、生气等事物上,换言之,“忿”的状态持续到一定的时候就上升为“愤”。在这里,祖先告戒我们做任何事,都要从细微处着手,绝不能做出一丁点让人生气、于世不平的事,切不可只注重“生愤”而放纵细微的“生忿”。故“休作生忿之事”中的“忿”是不应该改成“愤”的。
  
有“吃紧”、“吃系”差异。“紧”和“系”都有关联的意思,只是程度不同,“紧”为密切地连接,“系”为互有关系的。“紧”可以和“吃”组成词组,表示至关重要的,而“系”却不能与“吃”组成词组。故此处当为“吃紧”,“系”乃笔误。
  
有“尽力”、“尽本”不同。尽力、尽本都有竭尽全力的意思,尽力只注重于力量使用的效能上。此处的“本”是指一个人的本分,即责任和义务,“尽本”含义更广于“尽力”,尽本求实,是祖先告诫我们要竭力对待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实事求是做人、实事求是做事。
  
有“非正”、“喜张”之分。“非正”是指坑蒙拐骗、取之不道。“喜张”表示喜欢张扬、高调摆阔。产业的摆阔张扬是需要条件的,当富足时,才有条件摆阔张扬,而贫瘠时,想摆阔也摆不起来,想张扬也张不起来。产业的富足也好,贫瘠也罢,均不重要,重要的是来自正路、取之有道。所以,此处应为“非正”,贫富二极都能适用,而“喜张”只适用富不适用贫。结合上下文看,所有警示都适合正反二极的。如:子孙少也好,多也罢,最怕的是子孙不才;门户衰也好,荣也罢,最怕的是毫无志向。所以“产业不患贫而患非正”。
  
《章氏会谱·德庆初编》在“门户”后多了二个缺字,以“□□”替之。结合上下“子孙”、“产业”、“交游”的“患”式句看,这个“□□”本不该存在,可能贻贤公在抄录白马章宗谱时,不知是原文中的字迹不清,还是将书中的污渍误认为不能辨别的字,为尊重原谱,故以“□□”代之。而丝绸卷轴中,“□□”竟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筋力”二字。
  
丝绸卷轴中将“交游”无端改成了“交友”。交友仅仅是结交朋友,对象是一个人。交游不仅仅是结交朋友,而且还有相约邀游的举措。古代许多文人墨客志同意合,经常在一起吟诗作画,遍游高山大川,抒发心中情感,歌颂祖国河山。所以“交游”的意境更高,不容更改。
  
丝绸卷轴中遗漏了一个“中”字。
  
有“礼懈如痴”、“体懈如瘫”、“体解如瘫”。这里是连续四个“如”式句,从神态、形体、意识、行为四个方面叙述,所以,“礼”字肯定是个错误。“懈”为松弛、懒散,古代“解”通“懈”。“痴”表示行为失常,但有行为动作,贬时用痴呆,褒时为痴迷。“瘫”为病态,瘫痪不能动弹。这句的意思是放松自己,极度懒散,既不肯干,又不想动,完全像一个瘫痪的病人,所以“体解如瘫”。
  
有“行畀”、“行卑”不同。“畀”属动词,意为给予,“行畀如丐”只能解释为:施行给像乞丐的人,其他无法解释,但这与家训宗旨大相径庭,故“畀”乃错字。“卑”属形容词,意为卑贱,“行卑如丐”是形容一个人的行为卑贱、形如乞丐。
  
一些谱为“岂可立于世而名人类乎哉”,也有谱为“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此二句皆无错,任选其一,均无伤全文宗旨和文笔结构。“岂可立于世而名人类乎哉”适用范围比较广,只要违背了家训中提到的处世准则、失去了做人的道德,就不能被称作“人”而活在世上。“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 适用范围较窄,只在一个家族内应用,即违背处世准则、失去做人道德,活着就要被家谱除名驱逐出宗祠,死后不能被安葬在祖坟茔地,虽然范围小,但惩罚是相当重的,古代宗祠、宗谱在人们的心目中是特别神圣的,作为家族一员,人人都抱有“不惧犯法坐牢,只怕家谱除名”的信念。所以,笔者认为“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不仅突出了家训规范人生的圣严,更体现了家族文化的精髓。但是,丝绸卷轴却将二句同时录制,显得过于杂乱纷沓。
  
有“格言”、“戒石”区别。“格言”是指较为精练的含有劝戒和教育意义的话。“戒石”是古代立于地方官署中刻有警戒官吏铭文的石碑,始于宋代。综观《太傅仔钧公家训》全文,我们现在见到和传抄的,只是整个家训的开头部分,相当于文章的提纲,用字精辟,文句精练,似乎用“格言”较为妥切,况且家训实乃太傅公为后裔制订的人生处世之道,时值唐末五代,其时当未有“戒石”出现。而今已不可能再见到太傅公的原作,各谱中的家训,应该都是明清之作,通过口口相传,谱谱相誊而记录的,所以各谱不同之处甚多。也许后人在誊录记传时,认为“戒石”的警戒教育程度重于“格言”,故而改之。对于家训的这一部分而言,使用“格言”还是“戒石”没有区别,但涉及到后文中的“具左”时,就必须使用“戒石”,并完整书写全文。
  
“具在”和“具左”。上面提到,我们现在见到的家训是整个《太傅仔钧公家训》的一部分,实际在“朝夕诵思”的后面,还给出了二十四条具体的铭文,每一条都有标题,它们是:忠君上、孝父母、友兄弟、别夫妇、睦亲族、教子孙、继绝世、正术业、勤本职、崇俭约、励廉隅、谨言动、敦谦让、慎婚配、重丧祭、建祠宇、治葬地、立墓碑、置祭田、保荫木、禁盗卖、谨称呼、戒争讼、除凶暴。许多家谱在誊抄时,只记录到“朝夕诵思”,后面省略了,故此时应为“具在”,因我家训的持家之道、立身之本、处世之德,具在此体现出精髓了。但如果使用了“具左”,则抄录不可就此结束,还应包括后面二十四个详细条款。我们现在的书写格式是自左向右、从上往下的横版,所以后面的文句我们常用“以下”来指明。而古代的格式是自上向下、从右往左的竖版,所以后面的文句用“具左”来指明。如果文中用了“具左”,却又不见下文,则文章出现了残缺,让人读来如鲠在喉。为保证文章的完整性,渡渡村宗谱、雁埠村宗谱都使用了“具在”,在CCTV的《百家讲坛》中同样只摘取了家训中的这一部分,并使用了“具在”。白马章宗谱使用了“具左”,后面完整地给出了二十四条铭文。丝绸卷轴用了“俱左”,因受篇幅限制,自然无法列出全部,只是将“具”改成了“俱”,古代“具”同“俱”,都含有“全部”的意思,但“具”还包含了“具体”的概念。
  
丝绸卷轴在“朝夕诵思”后,凭空增加了“切记切戒”四字,显得画蛇添足了。
  以上所勘,乃笔者的个人愚见,现将校勘列于下,以作探讨:

《太傅仔钧公家训》

传家两字曰读与耕,
兴家两字曰俭与勤,
防家两字曰盗与贼,
安家两字曰让与忍,
亡家两字曰嫖与赌,
败家两字曰暴与凶。
休存猜忌之心,
休听离间之语,
休作生忿之事,
休专公共之利。
吃紧在尽本求实,
切要在潜消未形。
子孙不患少而患不才,
产业不患贫而患非正,
门户不患衰而患无志,
交游不患寡而患从邪。
不肖子孙,
眼底无几句诗书,
胸中无一段道理,
神昏如醉,
体解如瘫,
意纵如狂,
行卑如丐,
败祖宗之成业,
辱父母之家声,
乡党为之羞,
妻妾为之泣,
岂可入吾祠而葬吾茔乎。
戒石具在,朝夕诵思。

  最后,若使用“具左”(横版可用“具下”),则给出全文。因全文篇幅过多,在此给出一、二,以飨宗亲:
  孝父母
  诗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欲报深恩,昊天罔极。故,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若夫,则天因地,冬、温、夏、清,乃人子当尽之事,初何足以酬鞠育。且人子年渐壮,父母年渐衰,全赖为子者朝夕承欢,方可俾亲无患,或有正务他去,亦须出告反面,未可任意****。至如椿萱偏逝,为子者,有妻孥之乐,为亲者,无偕老之欢,此种苦绪,最足伤心,尤当体心顺志,时时周旋膝下。即境遇贫富不齐而孝道贵乎!顺亲、敬亲苟不讲乎?此,虽日用三牲不得为孝也,彼,世之养其亲而不知敬,怼其亲而不知顺者,直禽兽等耳,甚愿吾子孙无之也。
  友兄弟
  天下最难得者兄弟,易得者钱财。盖钱财或失可以复来,兄弟一失不能再得,况兄弟早于夫妇,久于父子。诗曰:伯氏吹薰,仲氏吹篪,昭其翕也。又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夫阋墙乃大不祥事,犹且御侮?如是,良以兄弟,乃同气连枝,非出自人合者也。书云:惟孝友于兄弟。何言孝又言友兄弟?盖兄弟不和,父母之心不安,则伤亲之志矣。紫荆瘁庭,田氏之分财可鉴。大被共寝,姜肱之友爱可风。世有专听妇言而视兄弟如陌路者,岂吾子孙之所宜效哉!
  崇俭约
  作法以俭,犹恐其奢,而可以奢为尚乎?晏子为齐相,犹且豚肩不掩,豆澣濯以朝君,况庶民之家理。宜量入为出,以备缓急不时之需,若任意挥霍,久必**溺而忘返。独不思成立之难如升天,坠落之易如燎毛乎。此微特贫者宜俭,即富者亦不可以祖、父之所置而滥用无度也。
  除凶暴
  恃血气之勇,凌人傲物,侮慢尊长,欺压孤襦,深可痛恨。甚至凶酒撒泼,以为得志,无赖极矣。不知忘其身,祸且及亲,亲亦何辜?吾族有此,房长惩饬不悛,合族严加重处。

 


章氏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电话:13706927667   信箱:hxzsww@163.com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
Copyright © 2012 Http://www.hxzsw.org 版权所有 海峡章氏网   闽ICP备12024876号